您好! 请登录 注册
图片展示

  热线电话029-87214923 / 87251110

搜索

关于打“控风坝”修复我国西北地区生态环境问题的设想

发表时间: 2022-07-18 10:37:27

作者: 陕西省老年健康服务中心(陕西老年健康报)

浏览:

    党和国家决心改变西北地区的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状况,这其中改善本地区干旱少雨和风大沙多的生态环境至关重要。

    近些年在网络上看到有的专家学者为此发布了一些方案,其中也不乏宏伟的设想。比如,拟从西藏沿青藏高原边缘引水到新疆的“红旗河”方案;拟从印度洋通过空中云气调水到新疆的“天河”方案;拟从西藏通过地下裂谷缝调水到新疆的“暗河”方案等等。这些设想都有各自的科学依据,理论上应该是都可以实现的。但是,这些方案解决的仅仅是水资源问题。我国西北部,特别是新疆的生态环境是由多方面的因素决定的,并不只是缺水的问题。只调来水不可能根本上解决新疆和西部省份的生态环境问题;此外,一个项目能否实施,受诸多因素的制约,其中财力和时间最为重要。上述几个方案,听起来非常鼓舞人心,但真正实施起来,恐怕就不那么乐观了,无论费用还是时间都可能是一个惊人的数字。且不说现阶段国家要办的重要大事很多,没有大量的钱可用;而上述三个项目都是全线完工才可受益,建设周期也恐怕需要几代人的等待。

    认真观察和研究我国西北地区,特别是新疆生态环境的历史变化和现状,我们就会发现,这些地方生态环境的劣化,并不仅仅因为水资源缺乏,而是由地形、水、阳光和风等因素长时间作用的结果,诸多因素中,高海拔地形和风起着决定性的作用。高海拔地形现阶段人类还没有办法改变,而风却是可以治理和改变的。修复我国西北地区特别是新疆的生态环境问题需要综合治理,风、水同治,农、牧双兴,人进沙退,工商富民。优先考虑的项目应该是“治风”。

    “治风”从来没有从整体上放到国家的治理盘子里,它被忽略了几千年。但风却是无时不有,无处不有,他对人类的活动影响极大。早在我国西周出现的易经八卦里就有对风(巽)的记载,但长期以来没有对风的治理和利用进行系统的研究。形成风的直接原因,是水平气压梯度力。风受大气环流、地形、水域等不同因素的综合影响,表现形式多种多样,如季风、地方性的海陆风、山谷风和焚风等。受地形影响,会改变风速。如山脉会阻挡风,使风速减少甚至改变风向;受山隘影响,会使风速加大!风的覆盖面很大,影响范围极广,一般而言,小风对人类活动比较有利,而大风特别是十来级以上的风,往往给人类带来灾难。如果要找一个投资少,见效快,受益时间长的西部生态环境修复解决办法,我认为打“控风坝”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一、方案:

    1、有计划地在各主要有影响的大风口,分别修筑“控风坝”,使“峡谷风变成“可控风”,从而对风的出入、大小进行调控,充分发挥风利,化解风害。

    2、首先选择一两个影响大,好管控的风口进行试筑,取得经验后再陆续全面推开。

    二、措施:

    1、在有害风口的适当位置(也许最好是风的出口处)修筑挡风坝,坝的高度理论上应和两侧的山顶线一样高,实际可能用不了这么高,具体修多高,应以此山口不会再形成集中大风(峡谷风)为原则。

    2、坝体可以是空心的,由钢筋混凝土浇筑,迎风面挡风墙应比背风面略厚,中间以框架结构连接,隔一定的高度可以铺设楼板,建成房屋,以利管理人员工作和设备物资的安放;坝体也可以是实心的,较小的风口可采取劈山填沟的方法,用土石筑成,坝体两侧植树造林,调节气候;当然,用钢板或其他预制板材也可以做成一个微型的挡风坝。

    3、和水坝相仿,在一定的高度要留若干泄风孔,安装闸板或闸门,控制风的通断流量,根据需要对风的出入、大小进行调控;还可安装风轮发电机组进行发电。

4、在坝顶修建气象观测站或安装自动气象监测装置,对风云雨雪进行不间断监测,为风的调控提供适时数据支持。

5、山口峡谷有水源需要修水库时,可以修建风、水混合坝,下部按水坝修建,在水坝顶部接着修挡风坝,一个坝体,两种功能,各司其职。

    6、风坝下部可建成仓储、机库等场所;风口底部原来有河流的,可留涵洞;有铁路、公路的可改筑隧道;亦可沿坝坡修筑翻山公路和人行便道。

    7、设立包括农、林、水、牧、气象、环保、交通、科技、发改、工信等部门人员参与的山口风调控机构,使风在技术上有人研究,调控上有人监测,行政上有人管理。

    三、理由:

    中国西北部很多地方,生态环境总体上现在确实比较恶劣。但历史上这里也曾有水肥草美,人畜兴旺的时期,好多民族争相占有,曾在这里聚居建国。那么,为什么后来会变成风大沙多,干旱少雨的恶劣环境呢?当然原因不少,但起主要作用的应该毫无疑问是高海拔地形和大“风”的吹袭,而不仅仅是缺乏水资源,更不是人类过度垦殖和放牧。

    其一,西北地区特别是新疆历史上并不缺水,现在新疆的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仍居全国第四位,名列前茅。它不仅拥有500多条河流,还有许多自然景观优美的湖泊,总面积达9700平方公里,以及独具特色的大小冰川,共计1.86万余条,总面积2.4万多平方公里,占全国冰川面积的42%,冰储量2.58亿立方米,是新疆的天然“固体水库”,说新疆的水资源极为丰富并不夸张。青海省的水资源拥有量,在全国各省也位居前列,是我国大江大河的发源地,也有很丰富的冰川和巨大的湖泊。因此,说西部生态环境不好是因为缺乏水资源是站不住脚的。当然,西北地区的其他省份,如陕北、甘肃河西走廊和宁夏、内蒙西部,本地水资源确实比较缺乏。但同样缺乏水资源的其他省份和地区,生态环境并不比西北地区恶劣,其原因主要是西部省份离海远,海拔高,又受到从新疆吹来的大风吹袭,从而变得干旱少雨。所以,西北地区生态环境劣化的主要原因并不仅仅是缺乏水资源。 

其二,新疆本地人或去过新疆的人都会知道,新疆不同于许多内陆省份的最大特点,就是一年四季刮不停的大风。60年代末,我到玉门军垦农场劳动锻炼,连队指导员给我们第一次见面讲话时就说:这里一年一场风(大家高兴鼓掌),从春刮到冬(大家无语),这里的风是从新疆的山口吹过来的。从那时起,我就知道风是从新疆的山口进来的。多年以后,通过电视上看天气预报、查阅书刊资料,以及关注近年来随时可搜索浏览的网络媒体材料,我确认西北地区生态环境的劣化,风起着主要作用和决定性作用,理由有三:第一、远的不说,有研究表明3000万年前由于地壳运动,欧亚板块和印度洋板块碰撞,使喜马拉雅山一线隆起,形成了海拔4000米的青藏高原和世界屋脊喜马拉雅山脉及喀喇昆仑山脉,奠定了我国西北高东南低的地形地貌。喜马拉雅山骤然隆起,构成一道凌空屏障,阻挡了印度洋暖湿气流的北上,造成了青藏高原高寒干旱气候,一直影响到大西北。第二、造山运动使新疆西部连绵不断的大山间,形成了许多山口,特殊的地形造就了新疆多处是祖国的“风口”,每年影响我国气候的西北季风主要是从新疆西部的山口进来的。新疆大的风口就有十多个,加上中小风口,至少也有上百个。新疆九大风区的风力资源相当于四个半三峡电站,阿拉山口的风更是世界台风级的,风多、风急、风大便成了新疆区别于其它省份的显著特点,曾有大风掀翻火车的事故在这里发生。西边中亚来的风经山口进入新疆,由于“峡管效应”(当气流由开阔地区进入狭窄的谷口时,横截面积减小,流速加大,因而形成大风。就像河流中的水由开阔河床流向狭窄河床时流速突然增大的现象一样的。这就是所谓的“狭管效应”),经过峡谷从风口出来的风被大大强化,在内陆西部形成常年8-9级以上,甚至12-13 级的大风,这些大风通过河西走廊和内蒙戈壁滩两条路线吹向陕北、晋西北和京津冀,直达太平洋。在这些大风的连续吹袭下,东南暖湿气流难以到达西部,所以就形成了这些地方云稀雨少的天气环境,日照自然就很强烈,地表水被大量蒸发,久而久之,河断湖干,土石被严重风化,使西北地区处于严重干旱缺水的境地,土地沙化,草木干枯,生态环境每况愈下;在这些大风的连续吹袭下,地表水不断挥发,干旱的沙土被大风卷起,形成浮尘、扬沙和沙尘暴,危害西北地区和我国北方大部分地区,甚至中原和东部沿海地区也深受其害;在这些大风的连续吹袭下,植被受到严重摧残,原有的一些草木,因水分损失而大量干枯死亡,很少一部分虽然顽强地生存下来,如骆驼刺、沙蒿、红柳、沙枣、胡杨等,但也变得奇形怪状老态龙钟。新栽植的地表植物树木和牧草成活率也不高,甚至今年种,明年死,难以长期从活。当然,风口也会进来降雨云气,特别是冬春季节,带来的往往是暴风雪,无助生态环境改善。第三,东南方向从太平洋吹来的暖湿气流受到南岭、秦岭等大山层层阻挡,经过长途跋涉,进入西北地区特别是到达新疆时几近强弩之末;南面从印度洋吹来的暖湿云气,被喜马拉雅山阻挡,鲜有攀爬青藏高原后抵达新疆的,但这两方面来的暖湿气流都难以抵挡从风口进来的强劲的西北风的吹袭,无奈地四散退去。我们在看天气预报的卫星云图时,往往会发现,东、南方向吹来的暖湿气流,大多会在到达天水、银川一带时就折返向东,就是这个道理,并没有给西北地区带来多少暖湿云气和降水。

其三,我国东南部多为平原区,人类活动更加频繁,远超西北地区,但那里很少发生干旱少雨的情况,也没有发生土地沙化现象,更没造成恶劣的生态环境。原因也很简单,就是那里海拔低,离海近,受西北干燥季风影响小。

虽然风的危害如此严重,但风(本文所说的风是指地表风)是可以改变和治理的。和水一样,风也是流体,在前进道路上遇到障碍物就会越过和绕流,改变流动方向。不仅大山能挡风,小的物体也有挡风的作用,比如土墙、帐篷、院墙、长城、林带等等,样板戏就有“这草包倒是一堵挡风的墙”的唱词,都说明风在局部地方是可以被拦堵的。修筑“控风坝”就是为了在局部地区拦挡近地有害大风,让风按人的需求进出,达到风云良性循环,生态环境得以改善。当然,从更大范围看,风是挡不住的,它从风口进不来,还会翻山越岭,或者绕道别处,但无论如何都不会在我国西部再形成常年不断的山口大风,从而影响我国西北部的气候和生态环境。

其四、单纯境外引水和植树造林是治标不治本。虽然引来了水,种上了树,但因为没有解决水资源流失的问题,因此,栽上的树,种上的草并不容易长期存活,有些地方虽然在一段时间内也会出现比较理想的绿水青山环境,但往往是昙花一现。许多地方都曾出现过“天天垦荒不见禾,年年造林不见树”的奇怪现象。可以预见,这种治理模式,以百年计可能见到了效果;以千年计可能就回到了原来的状况。我们要的不仅仅是百年大计,而是千年大大计,万年大大大计。

其五、如果新疆和西部别的地方的主要风口进来的有害大风都得到了有效管控,那么来自东南和南面的暖湿气流就可以翻山越岭进入我国的西北地区直达新疆,西北地区就会有大量暖湿云气,就会有比较理想的降水,水资源缺乏的问题就会迎刃而解。阳光的照射也因云气增加而会明显减弱,水份的蒸发自然会显著下降,本地雪山上的冰融水就能充盈河流、湖泊,土石风化现象也会因此放慢, 魔鬼城、坎儿井那种风雕水刻的景观就不会继续发展,浮尘、扬沙和沙尘暴天气也会显著减少,水肥草美的生态环境就会得到修复。如果再辅以调水、治沙、造林种草、移民安居和兴办工贸等措施,我国西北部的明天一定会更好。

其六、与其他方案相比,风坝工程不占耕地,设计简单,技术成熟,施工容易,一坝一案,工程独立,新疆打坝,多地受益,投资小,见效快,适用于任何风口,不会有大的风险。与引水相比较,引水解决的仅仅是渠道沿线缺水的问题,而控风解决的是西部广大地区面上的干旱问题,很显然控风解决的是更大范围、更深层次的生态问题,其效果是综合性的。

综上所述,经风口进入新疆的“峡谷风”,是造成西北很多地方干旱少雨,风大沙多恶劣生态环境的主要原因。因此,打“控风坝”解决了西部“峡谷风”的问题,对解决西北地区生态环境问题有治丝益棼的作用。(赵喜荣)

                                         

赵喜荣,又名赵玺荣,曾用名赵亦农,网络昵称老燕子、苦丝子,1942年出生于陕西省府谷县。中共党员,退休干部,中共中央“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获得者。大学本科学历,一生工作在家乡府谷县,熟悉基层,爱好科技。曾任公社秘书,县团委书记,县科委主任、科协主席和教委主任等职。九十年代初进入县级领导班子,历任副县长、副书记和人大常委会主任等职,2002年退休。

通讯地址:陕西省府谷县天化路中兴巷3

电话号码:13909129448


关于打“控风坝”修复我国西北地区生态环境问题的设想
长按图片保存/分享
5
图片展示
图片展示

联系我们

 

陕西省老年健康服务中心(陕西老年健康报)

地址:西安市西二路23号万景商务中心

联系电话:029-87214923/ 87251110

版权所有 © 2021  陕西老年健康服务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陕ICP备08100320号-1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使用企业微信
“扫一扫”加入群聊
复制成功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我知道了